“上輩子殺人作孽,這輩子男友創業。”24歲的圓心(化名)在自己的公共微信號《當我男友在創業》里這樣吐槽。2014年1月,一個工作日的下班晚高峰時間,在從北京市中心開往通州的公交車上,這個纖瘦的女孩上了一整天班,擠在一堆大棉衣羽絨服里,晃晃悠悠奮力掏出手機。迎接她的是男友許可的一連串抱怨:工商局系統不給力、供應商又出了問題……
  2014年1月6日,圓心的男友——復旦大學新聞系畢業生許可辭去了不錯的媒體工作投身創業。在此後的半年裡,圓心逐漸發現“童話里都是騙人的”。這一對曾立志吃遍駐京辦餐廳的年輕人,現在業餘時間和經濟預算的大部分都讓位給了創業。有時,圓心需要和許可反覆討論項目方向,有時,她要面對在凌晨前後爆發的關於產品細節的辯論。與此同時,她還需要應對好自己的工作。
  圓心並不孤單。極客女生袁藝的兩任前男友都是創業者,在她看來,創業期間沒時間交流、找不到方向、不間斷的壓力,對於兩個人來說,既是珍貴的體驗,也是考驗。她建立了一個名為“受害者家屬聯合會”的微信群,聚集了一批和她有著類似經歷的年輕人。
  俞敏洪曾在一次訪談中表示,一個好的女朋友就是一個好的合伙人。作為新時代創業者的女友,袁藝、圓心們一邊吐槽,一邊摸索,和另一半奮力向前。
  她們所能做的,就是陪伴
  一個新聞系的高才生要去賣襪子,對於男友的選擇,圓心卻一點兒也不驚訝。在她看來,許可滿腦子的點子和執著的性格總有一天會爆發。決定賣襪子後的一個月,圓心都小心翼翼地不去打擾一直在緊閉房門的男友——他正在瘋狂閱讀大量有關棉、紡織和襪子設計的資料。
  許可覺得自己發現了市場的一個痛點:可以在商務場合穿著、坐下時不會露出半截小腿肚的高筒深色男襪。這類襪子在歐美屬於“標準配置”,但目前在國內還是個市場空白。
  許可是個“光桿司令”,辦公地點就是他租住的房子。這個曾經的學生會風雲人物,為自己所追求的“完美”,不斷地推翻和重建他的襪子方案。為了讓觸感更舒適柔軟,他原先堅持襪子底部使用毛圈紡織法,但這種織法卻與襪子其他部分的紡織方式不能兼容。他只得不斷試驗找到更好的方案。
  “做出一雙完美的襪子,有著完美的工藝、原料和包裝!”久而久之,圓心也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出男友的口氣。
  今年勞動節,連續3天假期都風和日麗,圓心的朋友圈很熱鬧:出游的情侶們曬出風情萬種的熱帶小島或是江南名勝。她和男友則窩在房間里為即將售賣的100雙襪子做手工包裝。這是他們的原創品牌“Uni-form Socks”第一次“封測”。剛出廠的襪子原有的塑料包裝顯得太廉價,必須換掉。許可手寫了100封致顧客的信,熟悉的顧客就詳細記錄下與顧客的點點滴滴,如果和對方實在不熟,就絞盡腦汁換著修辭寫些感謝的話。圓心幫男友將一雙雙襪子熨燙平整,折好後附上卡片裝進專門設計的紙袋里。
  “你都不知道他對效率有多看重!”圓心大聲吐槽,然後“噗嗤”一聲笑出來。據圓心描述,2014年的春節,他們倆之間親密的電話沒幾個,她倒是收到了許可一封近千字的郵件,內容是鼓勵她治愈拖延症。
  然而挫折一個接著一個,創業服務機構的專業化不足,工商局的網站系統繁雜而說明不清晰,審核更是緩慢。辦理公司註冊時,光是核名就花了半個月。
  “我今天又什麼都沒做成。就是等著,乾等。”那段時間,圓心老是會接到男友沮喪的電話。她只能想辦法逗他一笑,有時甚至不惜自黑,故意做出一些傻乎乎的動作。
  “創業最大的困難是,你完全在探索一個全新的領域。沒人能告訴你應該怎麼做,你只有你自己。”袁藝說。這也是“受害者家屬聯合會”里的共識。
  不清晰的前路勢必會對兩個人的關係產生影響。袁藝曾在凌晨接到群里好友傾訴的電話。平時風風火火的姑娘在電話那頭全線崩潰,糾結初創事業發展與家庭的權重。她能做的也只是輕聲安慰。
  “我相信他。”圓心說,“一個人有常識和邏輯,加上足夠勤奮努力,再陌生的領域也不會畏懼。”
  作為創業者的女友,她們所能做也在盡全力做的,就是陪伴。
  多功能、多療效的女友
  創業者女友的巨大能量不能小覷。
  東南大學的周影大二時創辦了“優餐網”,為同學們提供網上外賣服務。逐漸打開局面後,異地合伙人將虧空推到了周影身上,他可能要為此擔負法律責任。虧損、官司,這些幾乎讓他難以支撐。法學院的女友王鈺晗挺身而出,借助自己的人脈和專業知識,幫忙找律師、準備案子,幫周影解決了糾紛。去年,在學校最具影響力畢業生的評選現場,8號選手周影手持玫瑰單膝跪地,向王鈺晗求婚。儘管現在回憶起來覺得“有點太高調了”,他仍然覺得十分值得。
  2013年年底,此前完全不熟悉財會業務的袁藝,在相關部門間奔波了十幾趟,把大大小小的章程搞得門兒清,居然在一周內幫男友的公司辦完了年底報稅。不久,男友公司的設計崗位空缺,她又硬著頭皮朋友托朋友,在一周內幫忙招聘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。“現在回顧起來,我們真是多種功能、多種療效。”她大笑說。
  也許正如圓心所說,這些女孩得隨時變身心理輔導師、廚子、新聞發言人、清潔工、陪聊、記事本、策劃和客服。
  除了情感支持以外,陪同項目討論更是隨時隨地的業務。男友會在某個周一午後或是周末晚上突然提問:“你覺得這個設計符合產品定位嗎?”“這個功能是不是可以去掉?”“如果你是客戶,你會接受這種理念嗎?”“受害者家屬”們成天的話題離不開創業成功的經驗、TMT(數字新媒體產業)領域的動向和風投融資的新聞。
  在圓心的印象里,每次討論、爭辯,最終總是自己被男友的雄辯打敗。但是許可還清晰地記得在第二輪測試時,幾位關心他的長輩希望能通過購買襪子來幫一幫他,許可當時對此有些抵觸,認為這是一種作弊,因為他們其實並不需要這款襪子,卻單純為了支持而購買。但圓心說服了他:一雙襪子沒有多少錢,你應該給關心你的人一個表達他們關心的機會。“這就是女性的處世智慧。”許可這樣評價圓心。
  然而,女生們都表示不會介入男友的公司:一起創業的誘惑很大,畢竟投註了很多心血,但是會帶來數不清的麻煩,因為很難區分作為女友的要求和公司決策的界限,因公而起的爭吵也會影響到感情。對她們來說,適時消失反而是最實用的:在男友專註的時候不去“添亂”,習慣一個人逛街、看電影、找樂子。
  “就當自己沒男朋友。”袁藝透露秘訣。
  他的專註,真吸引人啊
  上海姑娘鄭一帆至今不知道自己會在北京待多久,離開後會去哪兒。
  開始時,這是個典型的青春故事:上海交通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,辯論隊的大眼睛姑娘鄭一帆認識了高自己一屆的學生會主席,他成了她的男朋友。2013年,鄭一帆畢業,留在上海一家咨詢公司工作,打算在家鄉好好發展。這時候,學生會主席開始了自己的創業項目“快按鈕”,計劃在北京發展。鄭一帆立刻試圖辭職來北京,沒成功,最終被公司派往北京分公司,成為這裡唯一的員工。偌大的辦公室里空空蕩盪,她每天從報表裡抬起頭來幾乎沒有正常的人類交流,差點憋出病來。
  對創業者的女友來說,創業意味著流動,追隨似乎是很自然的事。然而,她們有著各自的事業要拼搏,並沒有覺得是在作出所謂偉大犧牲。
  因為河北燕郊相對低廉的房租與設備服務費用,不少中關村的小技術企業陸續選擇搬到那裡,也帶去了創業者的女友或太太。小清(化名)就是其中一位,搬到燕郊不久,男友“晉升”為丈夫。丈夫創業或就業在她眼裡只不過是簡單的職業選擇,日子還是一樣過。儘管來燕郊主要是因為他,這個活潑的姑娘覺得這也是個機會。她正孕育著一個新生命,等孩子大一點兒,小清計劃也去創業。
  2014年,“快按鈕”進入了平穩期,鄭一帆和男友領證了。她覺得兩人思維完全不一致,丈夫朋友一大群,她則自認為有社交恐懼症。丈夫拉開架勢求婚時,她的第一反應卻是“這麼多人我怎麼沒穿件好看的衣服”。“可能是創業在最關鍵的時候把我倆拉到了一起,你知道,共同的壓力和目標,多麼強大的黏合劑啊。”她半開玩笑地說。鄭一帆最近跳槽到了一家創業公司從事商務拓展的工作,不得不嘗試和各種人打交道。這是個新開始。
  袁藝的男友卻在不久前向她提出分手,原因是暫時沒辦法給她穩定和富足。女孩兒笑笑說:“買賣不成情誼在嘛。”她的記憶中,那是個典型的程序員,每天趴在電腦前寫代碼,晝夜不分。就是這種拼命,讓她覺得,真吸引人啊。
  這種專註可能是創業者的共性。
  “我能看見他的成長。”談到男友的狀態,鄭一帆說,“畢竟忙的是自己的事情,要對自己負責,這和在公司里做好自己那一攤子事情的狀態是完全不一樣的。而且,他在開拓一片完全陌生的領域。”
  又是一個周末,晚上10點,正空著肚子加班的圓心奔下辦公樓見到了男友許可。他剛跑完一個客戶,黑著眼圈蹲坐在角落。在北京SOHO現代城燈火明亮的夜空下,兩個年輕人坐在馬路牙子上吃完了許可帶來的一份烤雞翅,互道再見,繼續各自的忙碌。
  “我覺得自己就是被他執著和專註的狀態吸引,恰巧這樣的狀態又適合創業。”圓心說,“所以很可能是我自己選擇了創業的生活方式。”  (原標題:我的男友在創業)
創作者介紹

njfvqkyrahnwf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